2015年8月17日 星期一

【當愛情作為一種犧牲品,你的索求為何?】


最近某朋友一直聽到我正在寫文章,除了看我寫諮商、生活或分手之外,也想知道關於熱戀的文字長什麼樣子。她說透過文章,可以看到其他人深層的內心狀態與想法。這我同意。

但熱戀有什麼好寫的?不就兩個人開開心心,在一起吃飯洗澡睡覺講電話,做什麼事情都要在一起,搭個捷運也要貼在一起。而且那種黏著的程度,通常會被乘客拿起對講機通報列車長。




這讓我想到另一個朋友LM。每天上班都會用電腦打開通訊軟體,常有滿滿的愛心從視窗爆出來。他自己在辦公室看見這一幕都有些害躁,好像做了什麼耍小聰明的玩意兒,有些驕傲卻不敢公諸於世,但又有點刻意的不經意讓它出現在辦公室的視線範圍裡。

這擺明是炫耀(踹)。

炫耀什麼?我猜想,這是現代普世皆然的炫耀性,一來從實質層面、二來從內心層面出發。

實質層面的炫耀長的像綜藝節目或八卦雜誌的報導,「XXX與20歲E奶嫩模曖昧吃消夜」、「驚爆!OOO與某企業富二代公子交往中。」著重在外貌、年紀、或財富。對方的某部分是常讓我們拿來說嘴和鄙視他人的工具,把對方當成一項自己的戰利品,專業一點的稱「部分客體」,用來滿足誇大自我的需求。而在我們拿出最值得誇耀的一部分,讓其他人羨慕時,聽起來也有點像:「我愛上的就是這些東西,不是這個人。」

心理層面的炫耀則比較不同。他的姿態是,手指著螢幕,邊嚷嚷著,「你看,我有人愛喔。」然後心想,終於脫離你們這群陰暗低迷的單身烏雲團體了,我是有價值的、我是有能力的了,因為我是那個被愛的人。

兩種層面的炫耀緊緊相扣。通常一開始在內心想著,如果能被一個很有財富地位的人給拯救,那麼生活就能一切美好,所有事情也從此順遂了。於是,在理想上即把自己推上人生勝利組的寶座。再加上由於先前是自認悲慘的、貧瘠的生活,想像中的他人是看不起自己的。所以戴上假想王冠後,補償性的攻擊隨即出現:「我要讓世人看看我是多麼有能力。」這是一種典型自戀型人格的思考模式,即,用膨脹自我的方式掩蓋脆弱的自我價值,而這種方式經常需要透過攻擊、與扭曲現實來達成。

以佛洛姆的觀點來看,這並不屬於我們天性的一部分,動物並不會出現不為生理或經濟利益的行為。其大部分是我們後天養成的性格,而性格層次的驅力促使這個人展現出攻擊性的炫耀行為。

在這前所未見的自戀世代中,我們接收來自電視、網路傳媒資訊。即便全然隔絕,光走在臺北街頭也如同邊看電影邊吃的那包爆米花,癡癡的盯著螢幕同時,摸到紙板才知道原來吃完一大包。在這不知不覺中,我們都被這爆米花(社會文化)養育得頭好壯壯,也難怪四處可見各種侵略性的自戀徵狀。而既然爆米花(社會文化)是培育出「人」的一部分──甚至是大部分──現在只好說,自戀、炫耀、侵略性也是當前人性的一部分。

適當的自戀無害,我們都有喜歡自己、展現自信的需求。但如果過度的自卑成為了火種,這個由內在自尊點燃的火就容易太過強烈,它就需要一個出口爆發,而經常就是一路延燒到外在表現,並用某種宣示性的行為爆發出來;愛情,這個為了所愛的對方交出真心的情感,常會獻出某些我們珍視的東西給對方時,也容易淪為其犧牲品,以補足那些內在的缺憾。而熱戀,是否又只是受浪漫文化的驅使,成為順手成就愛情的媒介,也許只有潛意識知道了。

圖片來源:https://goo.gl/YGBH9N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